‹‹ 上一主題 打印 下一主題 ›› 很多人在買六合彩嗎

 

maggy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發表於 2010-12-7 16:06 | 1# TOP 只看該作者

很多人在買六合彩嗎


然而,瘟疫一般的「六合彩病毒」並未消亡,在短暫的蟄伏後很快又捲土重來。今年以來,形勢可以說又有所抬頭,本報陸續接到類似反映,稱個別村又恢復到了「家家戶戶買碼忙」的「繁榮」景象,記者就此進行了追蹤採訪。而各地警方也聞風而動,不斷有所斬獲。其中,公安寧河分局在針對造甲、北淮澱等城鎮的「六合彩」活動組織專項打擊清理的同時,還進一步增強了入戶宣傳和「戰場」鞏固,效果十分明顯。

應該說,我們關注「地下六合彩」,更多是黃金回收的背後,比如「六合彩」死灰復燃的原因,比如滋生「六合彩」的土壤,又比如「發財的夢想、低俗的碼報與鄉土風俗」……
買種子還是買「特碼」?
如果家裡只剩下50元,是買生產所必須的稻種、農藥?還是買「六合彩特碼」?這本不應該是個「問題」,可在當下的很多村莊,大家會給出令你瞠目結舌的答案。
這就是「地下六合彩」的魔力。顧名思義,「六合彩」之所以被冠以「地下」二字,是因為在內地屬於絕對的非法賭博範疇。嚴格說,現如今風行的「地下六合彩」只是借鑒了香港「六合彩」的部分運作模式,並借用每期「六合彩」的最後一個號碼為「中獎特碼」,另由他人私下設賭圈錢的一個工具。
玩法很簡單,簡而言之就是「49選1」,每期從1至49這49個數字中每期選取一個為中獎號碼,賠率從1賠40到1賠35不等——設賭的「大碼莊」下設若干「小碼莊」,「小碼莊」下再分支。這種
黃金買賣就類似傳銷一樣,不斷發展下線,「小碼莊」們為了「抽頭」,最簡單的辦法就是收手續費或降低賠率。
不知是聰明還是狡猾,「地下六合彩」的初始設計者們賦予了這49個乾癟的數字以「生命」,用十二生肖與之對應,除當年所屬屬相為5個號碼外,其餘均為4 個。如以今年狗年為例,1、13、25、37、49便對應狗,雞則對應2、24、36、48,其餘依次類推。
如此一來,博彩也便具備了遊戲的趣味性。「今天我買蛇和鼠,8個號全包,蛇鼠一窩。」「別買狗,最近全國都在打狗,肯定不出狗……」類似的語言雖然聽著有幾分荒唐,可是對於很多老百姓(尤其是鄉村居民)而言,無疑比純粹介紹數字「概率」或「走向」等,要簡單、充滿「人情味」,令人樂在其中。換言之,趣味性越強,欺騙性越強,「遊戲規則」的設定無非是為了攫取更多的利益。
充滿欺詐的「螞蟥產業」
「六合彩」是香港六合彩公司推行已久的一種博彩活動,在香港擁有較大數量的彩民,該公司在香港是註冊公司。內陸廣東、福建等地一些賭頭於90年代中期開始在當地辦起地下「六合彩」,進行外圍炒作,並自作莊家,以售賣彩票營利及從中獎彩民中提成。自此,「六合彩」賭博活動開始蔓延。前幾年,廣東等地警方對「六合彩」非法賭博活動進行嚴厲打擊以後,一些當地的賭頭開始與在外打工人員勾結,逐漸將「六合彩」向內陸省份轉移。今年春節後,會昌縣
黃金價格當田村村民王茂芳率先在周田鎮設莊聚賭,隨後,該鎮迅速冒出六家「六合彩」賭博窩點。一時間,周田鎮賭風盛行,並很快向周邊鄉鎮輻射。到目前為止,已氾濫至高排、曉龍、湘江、文武壩等鄉鎮,其中周田鎮和湘江鎮成為「六合彩」重災區。
「地下六合彩」,一個充滿誘惑的詞彙。1999年「誕生」,採用「農村包圍城市」的固定「戰術」,2002年左右「紅透」長江兩岸,進而北上席捲全國大部分地區。天津市亦未能倖免,靜海等地2003年開始成規模出現,警方隨即也展開了專項行動,連續摧毀數百個大小「碼莊」。
關於「地下六合彩」的眾多比喻中,最貼切的可能還是螞蟥,多在鄉村出現,粘在哪就會從哪源源不斷地將血抽走。如果從理論上講,這種「49選1」的買碼還有可取之處的話,其實際操作可以說就是一個由層層疊疊的陷阱構建的「大騙局」。
「六合彩」因借鑒香港開獎結果,因而源頭上的組織者「理所當然」要與香港博彩業大套近乎,編造各種各樣的假新聞,掩人耳目。在任何一個搜索網站鍵入「
六合彩」字樣,你很快就會發現存在至少星羅棋布的所謂「特碼網」,大多都聲稱「有內部消息,能提前提供中獎號碼」。

文章來源:http://xn--65q66dyyp.viviok.tw/winner-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