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主題 打印 下一主題 ›› 女人的20,30

 

MissLady

新手上路
Rank: 1

發表於 2009-5-14 14:26 | 1# TOP 只看該作者

女人的20,30


20歲的女人嚴格說還只是女孩的延伸,她們崇尚大膽、誇張、妄想和真正的詩意——永遠為不值得哭的事情哭;她們有大把的青春可以揮霍,不需要昂貴的裝飾——20歲的鬼都漂亮;不必太過矜持——偶爾失足並釀不成千古遺恨;沒理由懷疑什麼——撞上江洋大盜正是她們的渴望不可救藥地喜歡壯烈——沒有犧牲和不幸的愛情絕對不入她們的法眼:就連做夢也得過癮一一有鮮血、癡情、殘酷、決絕、無言以對和生離死別;能與青春一起揮霍的還有健康——暴飲暴食、晚上不睡早上不起、冬天穿短裙夏天戴圍脖……
  20歲的女人是在愛情中最容易生出卑微之心的時節,能說出——「我配不上你,我長得不好看,睡覺的時候磨牙……」、「我童年的時候,一定作過好事,因為此刻,你就站在那裡愛著我」之類的話的,一定是20歲的女人:面對一樁非分之戀,鼓勵兩人私奔的,一定是20歲的女人;看了一個生物學家的通訊,就立志當修瑞娟;看了一次航空表演就決心當飛行員的,一定是20歲的女人面對一份剛開始的戀情,會追問你「他帥不帥」的也是20歲的女人。
  20歲的女人只知道要愛人卻不太知道該愛什麼樣的人,只能緊跟社會上最流行的標準,比如,在運動場上,容易喜歡上個子高大、體魄健壯、籃球打得特棒的男孩:如果校園裡羅大佑風靡,她們便開始迷戀那些留著長髮、會彈吉他、歌唱得好的人出國熱潮一起,她們又希望自己的男朋友是托福、GRE拿了高分,隨時可以簽證走人的;等到周圍的女伴有人嫁了,她們開始羨慕那些嫁了有房子、有車子、有成就的老公的女同學……再深究,你會發現,就連她們的特立獨行也是以別人為參照的,凡是你們做的,我一概不做!
  早有人說:年輕是女人的毒藥。什麼都不管不怕,並不是很實在的自信,明明是燕雀卻生出鴻鵠之志,所以容易挫敗凡事追求戲劇化,不是生活本來的濃度,所以容易產生心理赤字;對事對人頗多要求,容易把世間所有的不合意背在肩上,和周圍所有的人對抗,所以20歲的女人很難快樂,但也因為同樣的原因,20歲的女人很容易成長或者墮落。

  30歲的女人:變數最多
  
  30歲的女人是真正女人的開始,她們是開始關注自己的內心需要,活出自己節奏的女人,一些生命的亮點開始在她們身上綻放,但是,比起20歲的女人還有很多的時間做不切實際的幻想、40歲的女人已經認命,30歲是女人最矛盾、最掙扎也是最豐富、最多變數的時節。
  30歲的女人最容易成為怨婦——本來懷揣著披著長髮去流浪的幻想,覺得天下無事自己搞不定,可生活的庸常和瑣碎漸漸逼來,要她們做很多實在的選擇和決定:活著是求濃烈還是求平淡?要理想還是要實際?要幸福感還是要安全感?是同居還是結婚?是要三口之家還是做丁克一族?是去上班還是做自由職業?嫁你還是嫁他?是離婚還是繼續維繫?小到飲食起居、吃喝拉撒:樓盤選在西城還是東城?月供是3000還是2000?車要富康還是捷達?紅色還是白色……本來在人群中千挑萬選,覺得自己的那個他是天字第一號,可不料生活的真相卻是:有明之處必有暗,而且常常是明多之處暗亦多,歡濃之時愁亦重——選了英俊瀟灑、風情萬種的老公,竟要面對他的處處留情:要了那個才華橫溢、事業有成的丈夫,就得面對沒人照顧、無人陪伴的日日夜夜;本來得意於他的周到體貼、無微不至,卻得忍受他的庸庸碌碌,毫無建樹,本想做現貨,嫁人以後一切都坐享其成,可沒想到竟是陷阱……在諸多的選擇和變數面前,30歲的女人常常手足無措,莫衷一是。她們比20歲的女人多了算計,少了勇敢;多了世故,少了詩意。
  30歲的女人最容易覺悟,她們會在一定時候茅塞頓開,開始試著區分現實與其他東西之間的界限,學會讓自己內心的胡思亂想和現實生活的聯繫不再緊密,練習旁觀傳奇而不是製造傳奇,盡量做那種「生活越平淡,內心越絢爛」的人,覺悟了的30歲的女人會在平靜的生活中找一塊能讓自己渾身的細胞都活起來的空地——書房或者熒屏,看一些男男女女在小說裡死去活來,看那些非凡的人生在影視劇裡左;中右撞,30歲女人讀書和看碟一律不是冷眼旁觀,而是動情的、參與的,在看電影的那兩個小時裡,她可以完全掉在裡面,做跟現實生活完全無關的夢,可以把自己像一支箭一樣射出去,全身心地投入到一種飛揚跋扈的幻境中,釋放自己與生俱來的惡作劇的慾望,然後,乾乾淨淨地回到現實生活中,這樣的女人最符合幸福的女人的標準——平靜的生活,不平靜的心。
  30歲女人的人生格局最容易發生質變,因為她做了母親。做母親,是女人與生俱來的使命和一種讓自己幸福的機會,所有的功成名就、各式教育,帶給人的各種體驗,都無法替代一個生命從無到有、從小到大給當事人的體驗來得深邃和美妙。如果把人的一生也用文憑來做標籤的話,做了母親,就意味著一個女人拿到了人生的博士文憑,做了母親的女人自然擁有一條和所有人類情感連接的秘密通道,多任性的女人都會懂得節制,並對這個世界的未來充滿牽掛。在日漸隔膜的當代社會裡,一旦女人變成某某媽,就有了最具江湖地位的身份,生命的那種大海浮舟的感覺立刻變得群山連綿,她和所有人之間的交流變得不再突兀,任何求助都順理成章;在沒有孩子的時候,女人只是這個熙熙攘攘的世界上的一粒塵埃,而當她成為一個母親,任何一個關乎生命的故事在她心中喚起的感動都會像暮色一樣無邊無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