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主題 打印 下一主題 ›› 誘惑特質一:不同居

 

MissLady

新手上路
Rank: 1

發表於 2009-5-14 14:36 | 1# TOP 只看該作者

誘惑特質一:不同居


她與他相識時,一個在拉薩,一個在廣州,在桂林陽朔相識。僅僅3天,就那麼不管不顧地愛了。他說,「你是離我最近的人」。她說,「你是我一直等的人」。
  整整8年的離別,愛情在書信、電話、短暫的相聚中揮發著淡淡的、勾人魂魄的清香。她常疑惑,別人說愛情的保質期最多30個月,為什麼我們在一起這麼久,還是愛不夠?於是她想,也許世界上終有一種感情,是可以永遠的。
  他突然來廣州工作,她知道時,一切塵埃落定,他在公司上班已經一個星期了。走在街上看到第一片綠葉,不必再欣喜若狂地發短信告訴他。然而,她還是習慣一上班就打開郵箱,搜索他昨晚發出的信;習慣每晚守著新聞聯播後的天氣預報,看看拉薩下雪還是颳風;習慣在暴雨天裡拿出手機,飛快地按出:親愛的,暴雨中,一隻鳥兒飛過我的窗口。
  依然是相愛的。相愛得平淡,自然沒有了懸念和幻想的餘地。那天,翻看過去的信,他寫道:「如果我們今生能夠有幸在一起生活,我會每天、每天陪你去白雲山上看樹跳舞,聽風唱歌。」她動容,打過去電話:「我們明天去爬白雲山吧?」「不行啊,加班。再說不是上個月剛去過嗎?也沒什麼好玩的。」放下電話,她突然對愛情有了徹骨的失望與懷疑,為什麼離別時想像出的那許許多多相聚時的美好,在真正相聚時,便像陳年的酒,一下子漏了氣,沒了醇香。
  也曾抱怨過,為生活瑣事和性格相異吵得很凶時,真想把過去八年積攢的溫情與思念,一股腦地打在他的臉上,就算今生認錯了人表錯了情。
  一年後,兩人淡了。他委屈,沒想到千里迢迢來相會的,是這樣一個結局。
  他回拉薩那天,廣州暴雨。從機場回來的路上,思念突如天邊翻滾的雲,一團濃似一團地洶湧而來。她拿出手機,迫不及待地按起來:在沒有你的廣州城裡想你。
  她知道他關機了,她只是希望在他走出機場的第一刻,就能看到她的思念。
  愛情毫無預兆地回到了她與他之間,就像當初萬劫不復的失去。原來,相守是愛情最薄弱的環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