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主題 打印 下一主題 ›› 翻譯公司當前翻譯研究的思考

 

maggy

版主
Rank: 7Rank: 7Rank: 7

發表於 2010-10-25 09:11 | 1# TOP 只看該作者

翻譯公司當前翻譯研究的思考


大凡自人類開始翻譯活動,尤其是文字翻譯活動以來,翻譯公司對翻譯的研究便從未中斷。每次隨著翻譯活動高潮的到來,翻譯研究就趨向深入,翻譯研究中的爭論也就愈加激烈。這是不足奇的。近來爭論的焦點算是藝術觀與科學觀之爭了。問題的核心是對科學觀的意見不一。認定翻譯是科學與不是科學的兩派各執一端,但不免各有失偏頗。這其中除對“科學”的理解差異外,更主要的似乎還在於持科學主張內部的問題。現就有關的問題談點我們的看法。

翻譯是藝術嗎?是藝術!僅就譯者必須運用語言重新塑造原文中已塑造出的形象而言,翻譯就應當是藝術。這是無可非議的。但,翻譯又不能僅僅是藝術,因“在藝術世界中,無論是哪一種形態的藝術形象都是以社會生活自己的生命源泉,都以生動的感性形式去反映生活的本質”'。譯者的“生命”源泉仍在於原著之中。即便是文學翻譯,譯昔對原著的理解也不能只憑直感,任意發揮。這其中還要借助語言、邏輯去正確理解之。況且,翻譯除了文學翻譯外,還包括科技翻譯,政論翻譯等等。當然,這類翻譯中也有創造,但我們還不至於可以荒唐到或是說這類翻譯不是翻譯,或是說大量這類的翻譯都是藝術的地步吧!因此,無論是文學翻譯,或是科技翻譯,或其他種類的翻譯總還是要講點科學。關於這個問題,董秋斯先生在《論翻譯理論的建設》一文中已有闡述。至於“翻譯學”的提法國內早在本世紀十年代,或是更早些時候已有過,並非像有人所說的是“進口貨”'。
此後,許多相關學科的發展,這其中尤其是語言學的發展,促使翻譯研究沿著科學方向深入探索。近一二十年,廣大譯論工作者建立翻譯學大聲疾呼、喊,作了不懈的努力,進行大規模、有益的探索。譯界多學者對建立翻譯學寄以厚望,不少學者也之付諸艱辛。此類專著、專論大量湧現,蔚大觀,但是,這一方面的研究工作常常人們所誤解。應該說,研究工作本身也存在一些不夠完備之處,使這一仍處於孕育中的學科屢屢遭人非議。這不得不引起我們的關注。
什是科學?有些人一提起“科學”二字就聯想到物理、化學之類的自然科學,殊不知人間除了自然科學之外,還有社會科學、人文科學。這三類科學研究的對象、方法及途經均不相同。把翻譯學與物理、化學相提並論,不免擬於不倫。依此而否定翻譯學是一門科學是不足訓的。
學科概念混淆,把翻譯學視一門自然科學加以理解、運作,在國內外皆有人在,致使一潭清水越攪越混了。其實,科學是知識的體系,但不是所有的知識都能立即構成一個體系,一夜之間就使之變成一門科學。正如錢學森教授指出的,“知識包括兩大部分:一部分是現代科學體系;還有一部分是不是叫做前科學,即進入科學體系以前的人類實踐的經驗。”“……不管科學還是前科學,只是整個客觀世界的一個很小的部分,而且情況是在變化的。一部分前科學,將來條理化了,納入到科學的體系堙K…”依我們之見,盡管人類的翻譯活動已有一千多年的曆史,但是長期以來,人們基本上是憑借他人或自身的經驗進行翻譯。現有闡述翻譯方法的論著大多還只是這類實踐經驗的總結。因此,翻譯公司還只是“前科學”。但我們不能因此就斷然否定它能向一門科學方向發展。世界在進步,學科在發展。客觀的事物不能由某人說是就是科學,說不是就不是科學。不能在學術界搞武斷,對剛剛才提出對建立翻譯學的思考‘時就給予當頭一棒,力圖抑制她的問世。我們應該允許探索。提出“思考”就意味著是一種探索。所以有人提出翻譯是一門正在探索中的科學5,這是較恰如其分的。
既然是探索,就應該允許人們從多方面,多學科地進行。無端的否定未必即能奏效。即便在自然科學中,如哥白尼的“日心說”得到了伽利略的證實,成了冤案,卻在幾百年後才得以平反昭雪,何況人丈科學乎?但從另一方面說,我們也不能就因此把翻譯學說得玄而又玄,似乎說得越玄乎就越高深。翻譯社研究畢竟是源於實踐,而後又回到實踐來指導翻譯實踐的一門學問。譯學研究不能脫離實踐,這己成了譯論工作者的共識。

文章來源:http://xn--55qx5dy11eduj.viviok.tw/ptsgi-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