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主題 打印 下一主題 ›› 那場曖昧,是不能說的秘密

 

MissLady

新手上路
Rank: 1

發表於 2009-5-14 14:24 | 1# TOP 只看該作者

那場曖昧,是不能說的秘密


當你有了不能說的秘密,最好讓它爛在肚子裡。很多的時候,秘密一旦見了光便會瘋狂地生長,變成誰也無法控制的結局……
  
  一
  
   莫言離開的時候,我還在睡覺。他放了一張卡在我的抽屜裡,然後親吻了一下我的額頭就提著他的包轉身離開了。關門的時候他很小心,但我還是醒了。我翻過身來用枕頭摀住腦袋閉上眼睛想繼續睡去,但那一刻我卻異常清醒再無半點睡意。
   我摸黑爬起來打開電腦開始對著冰冷的顯示器寫字。我習慣在黑暗裡在無法睡覺的時候用一些冰涼的文字編製一個個沒有溫度的故事,然後全貼到一個BBS上。在那個BBS上泡的時間久了,也認識了經常泡在BBS上的網友,小米就是其中的一個。
   小米和我同歲,跟我一樣每天有無數的時間無從打發。從BBS到QQ,我和小米成了最好的朋友,在許多孤獨而寂寞的夜晚我們就隔著冰冷的顯示器安慰和溫暖著彼此孤獨的靈魂。
   小米全部的喜怒哀樂都來自一個叫做陳伊的男人,小米和我的談話基本都圍繞著陳伊。我知道小米很愛陳伊。可男人就是喜歡犯賤,你把他捧在手心裡當寶貝一樣地疼愛,他也許就不知道天南地北了。所以,我雖然很愛莫言,但我從來不對他表白,他回來的時候,我不會表現得多高興,他離開我亦不會有多麼不捨得。
   莫言某次深夜喝醉了給我電話:「葉子,你到底愛不愛我?」我握著電話愣了好久才說:「愛。」莫言又問:「那你怎麼從來不主動給我一個電話?」等我回過神來才發現電話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斷了,只剩嘟嘟的電流聲在耳邊迴響。
  
  二
  
   小米又一次在QQ的視頻裡對著我哭,她掀起衣服露出淤青的皮膚。她告訴我,陳伊又一次打了她,這已經是第五次了。視頻裡的小米很漂亮,長而卷的頭髮,白皙光潔的皮膚,精緻的五官。她哭得梨花帶雨十分惹人憐愛。我不明白這樣漂亮而柔弱的女人男人怎麼會捨得打她?
   我問小米:「你準備怎麼辦?」小米只是一個勁兒地抽泣。我又對著鍵盤敲下三個字:「離開他。」小米搖搖頭:「不,我愛他。」
   愛有時候就是如此不可思議,比如陳伊一次比一次用力地揍小米,比如我對莫言一次比一次冷淡。但我們並沒有就此分開,仍舊以愛的名義糾纏著。
   臨下線的時候,我告訴小米:「女人只有學會了愛自己,男人才會愛我們。」小米反問我:「你學會了愛自己,那你怎麼還是跟莫言越走越遠?」
   ……
   我稍微遲疑了一下便直接拔掉電源,對著灰暗的顯示器,我淚如雨下。
  
  三
  
   兩天後在QQ上再次遇見小米,她好像已經忘記了陳伊打她的事情,又對著我嘮叨起關於陳伊的一切。我問她:「你真的那麼愛陳伊?」小米沉默了一會兒:「不知道,但如果沒有他,我想我會死的。」我微笑:「沒有他你會死,那不是愛是什麼?」
   小米問我:「那麼你呢?你愛莫言嗎?」
   輪到我沉默了。很多的時候,我懷疑我到底是愛莫言還是只愛自己。莫言常年在外,我和他基本就是聽著對方的聲音來戀愛,可是,最近莫言給我電話的時候,我總是心不在焉的,次數多了,莫言的電話開始少了起來。而我也不驚慌,彷彿在很早以前就預知了這個結果。
  
  四
  
   認識陳伊純屬意外。他在BBS的QQ群裡張牙舞爪地見人就罵,我向來十分討厭那些自以為是的人,於是便跟他叫板。十幾個回合下來,他便乖乖地敗下陣來。正準備要關QQ的時候,系統提示有人要加我為好友,我點開資料卻發現是剛才那個鬧事的傢伙。
   我拒絕。他堅持。我問他,為什麼?他回答,你讓我驚喜。
   我微笑著點了通過,然後發送了一條消息給他:「那就再送你一個驚喜吧。」
   晚上剛睡著,莫言的電話就打來了。他在電話裡叮囑我要照顧好自己,記得好好吃飯。我閉著眼睛聽著他的聲音有一種錯覺,我們就像是一對恩愛了多年的夫妻。掛上電話,黑暗的空氣裡便全是死亡一樣的寂靜。
  
  五
  
   剛把寫好的故事貼到BBS上,小米灰暗的頭像就亮了起來。她問我:「葉子,是不是不開心了?」我點上一支煙並不說話。小米又接著說:「葉子,你的文字看了會疼,下次寫點快樂的文字吧。」
   葉子不明白,冰涼的內心又如何能寫出溫暖的文字來?
   小米又開始嘮叨起她和陳伊之間的瑣事來。她斷斷續續毫無連貫的訴說讓我在電腦的這端漸漸地失去耐性。我對她說:「在自己不能忍受崩潰之前離開吧。」
   說完這句話,我和小米都陷入了沉默。也不知道過了多久,小米才說:「也許,我們該要個孩子了。」
   我關了電腦,然後對著空氣發呆。
  
  六
  
   好久不曾再上網,網絡也讓我徒生厭倦。白天我就拉上窗簾睡覺,黑夜來臨的時候我就蜷縮在沙發裡看碟。放一張碟在機子裡,讓它整晚都在機器裡不停地反覆旋轉,而我就在那些移動的畫面和流動的聲音裡看別人演繹著自己曾經的故事,那樣抽身事外的感覺很好,竟然能讓人忘記疼痛。
   手機突兀響起的時候嚇了我一大跳,我平靜地接起,是陳伊。
   陳伊說:「葉子,我是陳伊。」
   我微笑:「我知道。」
   陳伊奇怪:「你怎麼知道是我?」
   我一愣:「感應。」
   陳伊便不再說話。他不說,我也不說,聽筒裡偶爾有吱吱的電流像冰涼的風一樣刮過。也不知道過了多久,我彷彿聽見陳伊對我說:「葉子,我愛你。」
   只是彷彿,也許是錯覺,等我回過神來電話已經斷了。放好電話,我很快就睡了過去,一夜無夢,睡得十分安穩。
  
  七
  
   再上網的時候才發現小米留了很多信息給我,那些信息全部是關於她和陳伊的,他們現在的關係很糟糕,同在一個屋簷下卻不多說一句話,形同路人。
   小米見我上線,馬上和我說話:「葉子,我要瘋了。」
   我微笑:「不說話還可以見面,還是比我和莫言強呀。」
   說到莫言的時候,我才想起他好久沒給我電話了。一個一個地撥他的電話號碼,在撥到第十個數字的時候停下,然後對著電話說:「莫言,你知道我多愛你嗎?」
   我的話還沒說完,陳伊的電話就進來了。他對我說:「葉子,我來看你吧。」
   我努力地讓自己混沌的大腦清醒過來,我問陳伊:「你為什麼愛我?」
   陳伊回答:「不知道,葉子,我看過你全部的文字,你讓我心疼。」
   心疼與愛有區別嗎?我不去想,我要的不過是心疼而已。
  
  八
  
   陳伊比我想像得要帥。揭開網絡這層覆蓋在我們之間的面紗一下子面對真實的陳伊我有些不習慣。


   陳伊伸手過來把我擁進懷抱的時候,我的全身僵硬起來。陳伊放開我,他扳過我的身體用他的眼睛看著我:「我給你時間,我會讓你愛我的。」
   愛?我的心一片冰涼。我早已失去愛的能力,早已不會去愛,又如何去愛?
   給陳伊找了一套房子,我就離開了。帶上房門的時候,我突然感覺無聊。
   晚上,我上線的時候才發現小米在瘋狂地找我,她對我說:「陳伊走了。」
   我問她:「沒有他,你真的會死?」
   小米哭泣著不肯說話,我看著她在視頻裡由小聲的抽泣變成號啕大哭,再慢慢地變成平靜,這個過程她用了兩小時三十四分鐘。
   哭泣完,小米突然對我說:「葉子,我懷孕了。」小米定定地盯著我:「如果,你要是看見陳伊麻煩你告訴他,我有了他的孩子,他要做爸爸了。」
   我回答:「好,如果我遇見他,我一定會告訴他。」
  
  九
  
   莫言回來了,提著大包的東西。他把我舉起來:「葉子,我以後再也不走了。」
   我一臉漠然地望著他:「是嗎?」其實我想說的是:「跟我有關係嗎?」
   莫言把我放下來,然後把我拉進他的懷抱:「葉子,你還是不肯原諒我?」
   莫言不知道,我從來沒有怪過他,我無法原諒的只是自己。三年前由於自己的不小心,我失去了肚子裡已經三個月的孩子。醫生告訴我,我這輩子都不會再有懷孕的機會。莫言一直把這當成他的罪過,小心翼翼地待我,他不明白,我是那麼愛他,愛到不肯原諒他絲毫的錯誤。
   陳伊依然給我電話,每次電話進來我都當著莫言的面接聽。我甚至開始對著電話跟陳伊開些曖昧的玩笑。莫言的臉色越來越難看,終於有一次,他摔掉了我的電話衝我吼道:「葉子,你到底要我怎樣?」
   我盯著他的眼睛:「莫言,我要你把孩子還給我。」
   莫言聽了我的話便如同一隻漏氣的氣球般頹然倒下。
   和陳伊喝酒喝得酩酊大醉,陳伊把我帶回了他的房間。他狠命地抱著我,吻密密匝匝地落下來。我在他的身下拚命地掙扎,卻讓陳伊越加興奮,慌亂中,我不知道怎麼摸到了床頭的台燈,我抓起台燈死命地砸了下去……
  
  十
  
   警察帶走了莫言。我知道,不久他將會被以傷害罪為名起訴。
   而陳伊雖然在醫生的全力搶救下保住了性命,卻變得癡呆,智力和五歲孩子沒有兩樣。
   我好久不去BBS了,每天奔波在醫院和律師之間,我迅速地憔悴下去。再次遇見小米的時候,她問我:「葉子,你見到陳伊了嗎?」我沉思許久後終於點頭。小米著急地問我:「那你告訴他,他快要做爸爸了嗎?」我搖頭,點頭,又搖頭。
   我對小米說:「打掉孩子,忘記陳伊,然後好好地繼續生活。」
   小米說,她不會忘記陳伊的。我突然對小米心生愧疚,我告訴了小米關於陳伊的近況,至於原因小米沒問,我也沒說。
   三天後,小米過來堅持接走了陳伊。送他們去機場的時候,我看著大肚子的小米像牽著孩子一樣牽著陳伊,我突然忍不住哭泣……
   我去監獄看莫言,他對我說:「葉子,我對不起你,現在我還給了你。以後找個愛你的人,好好地過吧。」
   我沒有回答,依舊每週末去監獄看莫言,為他帶我做的好吃的菜。
   我知道我愛的人在哪裡,我也會等他回來。
  
  十一
  
   一年後,我突然在QQ裡遇見小米。她生了個可愛的女兒。她告訴我女兒非常漂亮,長得跟陳伊一模一樣。
   我沒敢問她關於陳伊的消息。陳伊是這場遊戲裡最無辜的一個。
   曾經,莫言在他出差的城市裡遇見小米。在深夜的酒吧,一個寂寞的男人和一個孤獨的女人,他們之間有了一場無關愛情的親密。本來這是個誰也不知道的秘密,可是莫言被內疚壓得喘不過氣來。他選擇了坦白,他高估了我的承受能力。我終日恍惚,在一次車禍裡失去已經三個月且是我今生唯一的孩子。
   於是,我千方百計地找到小米,以朋友的身份接近她。瞭解到她那麼愛陳伊的時候,我就在QQ裡引誘了陳伊,所有的一切都朝我希望的方向發展,但這結果卻讓遊戲裡的所有人都全盤皆輸……
   我想這一切小米應該都是洞察分明的,所以她一直都拒絕問我關於陳伊為什麼會來我這裡,為什麼會癡呆。而陳伊也是知曉一些秘密的,因為他看過我所有的文字,那裡藏有我很多的秘密。其實在這場遊戲裡,誰都沒能藏好自己的秘密,所以事情才會如此不受控制地發展下去。
   關上電腦,我在想,如果當年莫言守住了那個秘密,也許會是不一樣的結局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