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一主題 打印 下一主題 ›› 一見鍾情的生物基礎

 

MissLady

新手上路
Rank: 1

發表於 2008-12-10 17:23 | 1# TOP 只看該作者

一見鍾情的生物基礎


如果想為一見鍾情或者為什麼某個男生特別鍾情於某種類型的女生作解釋,那可能是來自費洛蒙的影響,時報文化最近出版的「第六感官---愛的氣味:費洛蒙」(大衛.莫倫等著,張美惠譯)這一本書,很恰巧的是五月份的「張老師月刊」的主題(pp.62-91)—一見鍾情—與這本書也有關係。
 
在這個專題裡,分別從女生的觀點討論「一見鍾情」是如何發生的,在其中有怎樣的感覺,還有理智如何與這樣的感覺交戰,同樣的,也從男生的角度探討同樣的問題。此外,也從生物基礎的角度來談「一見鍾情」。
 
從女孩子的角度一見鍾情」的感覺是這樣子的,

「…聽見話筒彼端男人的聲音,向來處世冷靜的她竟世冷靜的她竟毫無來由地心慌意亂,像高壓電瞬間擊中腦神經中樞,全身毛細孔迅速收縮,喃喃不知所云,恍惚中,他的氣味從冰冷的科技裡再現,用最情色的方式挑逗她。待對話結束,她才發現,情欲之火已經點燃,她的身體比心理先一步做好準備,迎接這一段一見鍾情。」(李宥樓,1999)

這段文字裡提到的氣味是女主角三個月前的記憶,對女主角來說,性的吸引力跟理智是交戰不已的,結果呢,理智敗的一蹋塗地,回憶這段過程,女主角說:「說來荒謬,我向來不相信什麼一見鍾情的神話,卻沉溺在這個命運安排的陷阱裡不能自拔。從頭到尾我都很清楚,幾次想過要離開他,可是只要一見面,我的心就立刻豎起白旗。」她也了解「與其說一見鍾情,不如說是一見鍾性,只是當時分不清楚而已,你知道,年輕時候的戀情大多是『賀爾蒙先行』,如果身心剛好都處於比較開放鬆弛的狀態,空氣中又瀰漫著幻想的火藥味,一旦有『對的身體』闖進來,很容易就會擦槍走火,而我們管它叫做『命中注定』。」
 

從男孩子的角度 一見鍾情是這樣發生的,

「當電梯門打開,我第一眼見到她,就被她那清新脫俗的氣質深深吸引!她一身純白純淨的裝扮、高雅的輕盈的體態、甜美無邪的笑容,在那一瞬間,我彷彿看到一個不食人間煙火的仙女!」(權自強,1999)

好像一見鍾情的原因是某個人的外表,或者是兩個人之間在剎那之間的心靈的觸動,也許可能是一開始的外表,到談話時那種言語投機、心靈契合的感覺。不管是不是有性的因素參與其內,一見鍾情會有那麼強大的作用,除了一見面兩人因為外表、言談而引起的與契合之外,還有一個因素是怕錯過這個觸動與契合的遺憾吧!
 
村上春樹的「四月某個清朗的早晨遇見100%的女孩」不正是在討論這樣一種觸動以及可能瞬間消逝引起的遺憾之焦慮感。

「而事實卻是,即使遇見100%的女孩或男孩,我們可能在思索著這怪異感覺的同時,已一語不發的擦肩而過。」(陳斐翡,1999)

而一見鍾情的結果,不在於當初的感覺對不對,在於一見鍾情發生,如何去灌溉這段感情,如何去調整兩個人的個性。
 
雄性動物對雌性動物也是如此。如此說來,一見鍾情的對象是基因競爭上具優勢的個體囉,所以只有那些具有外表漂亮,身體健康等優點的個體,才有可能成為被「一見鍾情」的對象,可是「一見鍾情」這回事有時候是「王八對綠豆」的情形,還是人體內的機制可以讓我們在一瞬間了解某一個人是跟已身的條件相當的,也就是一下子就可以發覺「門當戶對」的對象。
 
那這個機制是什麼?「第六感官」這本書認為是費洛蒙在主導這樣的行為,鼻子內的梨鼻器可以偵測到幾個ppm的費洛蒙分子,費洛蒙相符合的對象就是所謂的「一見鍾情」的對象,而嗅覺系統根本無法偵測到費洛蒙,因此香水公司宣傳說擦上某種香水會成為宴會裡注目的焦點根本是搞錯對象了,所以如果為了想吸引某個人的注意而擦香水的話,也是白做工,應該是擦點費洛蒙,如果「第六感官」裡面的說法是正確的話。因此,有些女孩子很欣賞某些打完球全身汗水的男孩子,這也可能是費洛蒙的關係吧!
 
從心理的角度來看「一見鍾情」是如何發生的呢?有很多可能性,一個腦部的異常放電時所產生的作用,我們在心理學課程所學到的癲癇(epilepsy)便是一種腦部異常放電的過程,在癲癇病人也觀察到,當腦部異常放電時,會對當時觸目所及的事物產生熟悉感。人類學家海倫費雪認為「一見鍾情」的基礎是動物本能,當雌性動物看見健康的雄性動物,立刻一撲而上,才可取得繁衍後代的先機,因此一見鍾情可取得交配生殖的優勢,符合基因競爭的概念。